• 易到裁员背后:流量急剧下跌 债务缠身举步维艰


    “公司欠我七万块钱,我都(在?#26412;?待了一个星期了,这钱?#35009;?#26102;候给我?不行就把温晓东叫来!再不行就把警察叫来!”3月27日下午,?#26412;?#21338;泰大厦易到用车办公室门外,一位员工高声叫喊着。

   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办公室门外集结了三十多位来前来?#20013;?#30340;员工,这些员工大多来自外地。3月26日,易到裁员的消息被曝光,涉及人员达到三四百人,而这些维权员工都在裁员名单之?#23567;?/p>

    据界面记者了解,易到用车原有500多名员工,裁员后仅剩160人左右。此次裁员力度最大的是市场部门,在公司架构中属于营销板块,而营销板块内留下的员工基本上都在重点城市。裁员后,易到总部保留了技术、客服一类的必要部门,其它部门全部就地解散。

    地方层面,界面新闻记者得到的消息是,易到将分公司业务缩减至15个城市,而此前易到曾在40余个城市设立分公司。

    3月25日,易到以内部信的形式表示,公司过往的工作思路被历史包袱和互联网烧钱的玩法局限了太久,今后的首要目标就是赚钱。

    从此次裁员的规模来看,易到正在通过从上至下的业务大收缩来重整旗鼓。但在此次调整之后,等待着易到的还有重重难题。

    员工激怒

    对于裁员的结果,曾在地方负责渠道工作的杨晓文心中早有预料。

    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从2018年初末今,易到一?#21271;?#31548;罩在一股松散的氛围之中,由于公司高层变动,再加上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屡屡传出,去年年中公司就爆发了一小批离职潮。从去年9月开始,他感到与总部市场和运营方面的沟通愈加吃力,大家基本上都不怎么干活。

    2018年年中,引起公司高层变动的一件大事是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的入主。一位前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巩振兵上任后在全国设置?#21496;?#22823;(后改为十大)战区和新的渠道中心。对于各大战区的人员来说,战区的成立改变了以往直接向COO汇报的效率拖沓,让地方与总部沟通变得更加便利。

    但另?#34218;?#36817;易到的人士表示,巩振兵上任之后一直在进行团队换血,将原百度外卖的部分团队带进公司,使得公司内部出现了团队排挤的现象,一批老员工因为利益纠纷而辞职离开。曝光于11月的那次下跪视频风波,更是将易到混乱的内部管理问题首次暴露在公众面前。

    另一方面,公司的债务危机仍然没得到解决。杨晓文发现,公司从去年3月就已经开始有拖欠报销款的迹象,进入2019年后,公司开始拖欠工?#21097;?#24182;且没有给出任何对于拖欠工资的官方解释。

    直到离职这天,易到还欠他包括报销、工资、赔偿金在内的十几万。如今,?#20013;?#30340;种?#20013;?#21160;已经影响了他的正常生活。

    界面新闻记者还从多位维权员工处得知,易到在他们入职前?#20449;?#24037;资包括绩效加提成,但从未兑现过。

    一年前,易到还公布了一项员工持股计划方案,?#20449;?018年6月30日前转正的员工将获得价值总额为7500万元的股权奖励,绩效考核合格的员工还将获得二次授予,但巩振兵入主易到后,此项计划渐渐搁?#24120;?#20877;?#35009;?#20154;提起。

    易到出示给被裁员工的一份“解除?#25237;?#20851;系”协议显示,易到会在6月30日前发放该员工三月份的工资。但实际上,许多被裁员工甚至还没有拿到三月份之前、乃至去年年底的工资。

    这让许多员工颇感不满,并拒绝签订此协议。但若不签订该协议,员工就拿不到公司开具的离职证明,这导致他们没有办法解除和易到的法律关系,也不能入职下一家公司,让易到变成了一个拔不出脚的泥潭。

    在员工的维权行动?#20013;?#20102;将近8小时后,温晓东终于在27日晚上9点半现身博泰大厦。对于员工的?#20013;?#35785;求,他口头?#20449;?#22312;四月发放完毕报销款和工?#21097;?月30号之前发?#25490;?#20607;。但员工也留了一个?#38590;郟骸?#23475;怕他拿对司机那套对我们,我们已经在走仲裁程序了。”

    一位接近易到的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,温晓东以年利率五厘的利息借到了一个亿,这一亿足以偿还所有员工的欠款,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其它在职员工证实。

    摆在温晓东和整个易到面前的,不仅仅是员工的步步紧逼,还有一?#26174;?#25302;的司机提现难题,以及部分城市代理商和供应商的欠款纠纷。当前,易到已经举步维艰。

    后继乏力

    由于资金链断裂危机而置身于舆论的风口?#24605;猓?#36825;对于易到来说并不是第一次。

    易到曾在2017年陷入资金危机,那时,韬?#22871;时?#20197;救世主的姿态成为了易到的接盘手,此后的故事已经被媒体报道数次:韬蕴接手后发现易到债务比原先贾?#23601;こ信?#30340;数额还发生了倍数增长,为了支持易到,反而使自身陷入了困?#36710;?#20013;。

    2018年年底,韬?#22871;时?#21521;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。声明中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,易到总负债34亿元,其中28亿元为韬?#22871;时?#25552;供的垫款,净?#20160;?#20026;负21亿元。

    韬?#22871;时?#36824;表示,由于其不看好易到在网约车市场的发展,加之融资市场不景气,韬?#22871;时?#24895;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的股份。

    但至今,易到仍未等来下一位接盘手。

    韬蕴手中的易到也曾有过短时间的高光时刻。去年4月,易到曾在?#30340;?#39318;次推出“免佣金+阶梯?#36947;?#25919;策,这样一反行业常态的举措在短时间内为易到赚回了一些市场份额,但好景不长,豪气的补贴政策一旦失去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就会?#26376;?#21407;形。

    5月,易到用车再次爆出司机端提现困难的问题。从8月开始,除了一些重点城市之外,其它城市的司机?#36127;?#20877;没有提现成功过。

    一而再、再而三出现的提现难题透支了司机对易到的信任。一位易到的专车司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他从去年8月份开始就一直无法提现成功,至今账户中还有两万多元。司机的维权成本更高,此前只能与城市经理沟通,但现在城市经理也被裁了。

    对此,易到方面的人工回复是,平台正在努力筹措资金,会根据司机历史累计金额以及活跃度(即完单量)来进行安排,建议司机继续踊?#32416;?#21333;。但这位司机表示,他已经不会再跑易到了。

    司机的流失直接导致易到用户数据的下滑。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《2019年1月网约车行业研究报告》,2018年下半年,易到APP的月度活跃用户数(MAU)为77万,?#36127;?#26159;滴滴出行MAU的1%,且数据一?#32972;?#19979;?#30331;?#21183;。除此之外,易到APP的市场渗透?#23460;?#19979;降了20%。

    平台流量对网约车APP而言非常关键,流量下滑之后,温晓东为易到计划汽?#21040;?#34701;+境外出游的新盈利点也很难实现。

    另一方面,易到还面临着行?#30340;?#36739;高的服务投诉率。上海市交通委信访办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网约车平台投诉情况显示,易到的投诉率排名最高。而上海是易到的业务重点城市之一,投诉率高也对易到的?#25918;?#24819;象产生了负面影响。

    风雨飘摇中的易到选择了断臂自救,并喊出了成为行业首个盈利者的目标。3月25日发布的内部信中提到,线上直付功能只是自救的第一步:“我们的目标不再是成为体量最大的网约车平台,而是成为第一?#26131;?#38065;的网约车平台。”

    但在此之前,不知易到还将在债务的泥潭中挣扎多久。【责任编辑/邹琳】

    (原标题:易到裁员背后:流量急剧下跌 债务缠身举步维艰)

    来源:界面

    IT时代网(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,定时推送,互动有福利惊喜)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   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?#23458;?#36164;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
    相关文章
    易到裁员背后:流量急剧下跌 债务缠身举步维艰
    易到被曝一周内裁员数百人 28亿负债为控股方垫资
    易到负债34亿 大股东难以为继
    易到未?#21496;鄭豪?#35270;与韬?#22871;时?#20114;掐恢复提现再次延期

    精?#21183;?#35770;

    ?